鵝公子


我家屋後是一座扇形的小山,山勢平緩,由於家裏的精心管理,山上森林茂密,鬱鬱蔥蔥。我家的房屋三面都被樹林圍繞,從院子裏走出十幾米就可以進入樹林。牛欄牌奶粉茂密的樹林成了各種鳥類和動物的天堂,蛇就是其中之一。

每到春暖花開,各種大大小小的五顏六色蛇偶爾就光顧我家房前屋後。雖然這些傢伙都不會主動攻擊我們,我們一家也不會傷害它們,我們都只是把它們趕回樹林去。但我們還是怕什麼時候不注意會踩到它,為此,母親在兩年前從市場買來一對小鵝仔,想養長大了看家護院。因為周圍的人們都說,鵝是蛇的天敵,有鵝的地方蛇就不敢靠近。當然,我沒親眼見過鵝是怎麼對付蛇的,只是養鵝以後,我家周圍確實不見了蛇的蹤影。

剛買回來的小鵝和拳頭差不多大小,全身淺黃偏白色的絨毛,一對翅膀小得像兩片樹葉,緊緊地貼在背上,像人們上衣的假衣袋。不過這倒和圓滾滾的身體很協調。兩個小傢伙一到我家就被那些一大群的雞們欺負,常常被追得尖叫著到處躲藏,真是讓人可憐,父母為此就專門把它倆單獨隔離開來餵養。這倒好,兩個傢伙沒外敵威脅了,反倒內訌起來。

一天早晨,弟弟去打開鵝舍喂料時,發現小一點的那只活活被啄死了,剩下稍大一點的那只小鵝就孤零零地被關在舍裏。可能是孤單的緣故,它整天不停地嘎嘎地哀叫,吵得一家人不得安寧,所以只好又把它放了出來。結果是可想而知的,雞們一見到這個白白的漂亮的異類就妒忌的不得了,死活不放過它,特別是我家紅色打公雞看到它眼紅得不行。每次,小鵝都只能跑到家人的身邊尋求庇護。只要看到人,它就像遇到救星,呼喊著飛快地撲騰著朝你沖過來,歪歪倒倒,像喝了酒似的,牛欄牌回收把頭往你的兩腿間的褲腳下一鑽,就算安全無疑了,小東西就這樣在家人的呵護下成長起來。

小鵝越長越大,後來,雞們都不敢欺負它了,再後來,它長成了一只既肥又大的,全身潔白、羽翼豐滿的優雅的公子。它走起路來一搖一擺,穩穩當當,不緊不慢,頭高高地仰起,度著標緻的八字步,憨態可掬。它每天都會站在我家門口高高的沙堆上按時高歌一曲,嘎--嘎--嘎----,它唱歌時會儘量地把嗓子吼得最大,把聲音儘量拖得更長,儘量地唱的婉轉。門口的沙堆是我家周圍地勢最高的地方,除了到處遊蕩和乘涼的時候,它基本都站在那個屬於它的瞭望臺上,像戍衛邊防的戰士,不時地環顧周圍的情況。除了按時要唱歌,報告情況,表示憤怒和高興以外,其他時候,它是個非常安靜和沉默的紳士。

這位一身白衣的紳士非常愛整潔和愛乾淨,對自己的形象要求頗高。如果你去抱抱它,把它的羽毛弄淩亂了,它會很生氣,委婉地朝你吹鼻孔。然後掙脫你的控制,站到一邊去專心致志地梳理起它的羽毛來。如果你弄張了它那雪白的羽毛,它甚至有可能要懲罰你以表示它無比的憤怒,牛欄牌問題奶粉來表現它對自身形象的重視。如果有必要,你應該補償它,因為它會為了這事整天和你悶悶不樂。最好的方式是在它紅色的大澡盆裏放滿清水,請它洗個清涼的澡,這時候它會毫不客氣地跳進盆裏,嘰嘰咕咕興奮得像個買玩具的小孩,盡情地在水裏清洗它的每一根羽毛,並把水花撲打得漫天飛濺。